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佚名

话说,


我们之前曾经介绍过人工智能的发展现在正如何推动着色情业的改革..


现如今由充气娃娃霸占的市场,恐怕在不远的将来将会被高度模仿真人的性爱机器人替代了..


比如说,我们提到过的诞生于美国的这款叫Harmony的机器人,


这个由一家美国的成人玩具公司研发的性爱机器人,是全球第一款可私人定制的智能性爱机器人。


这款机器人可以说代表了现在业界内的极高水平,


单从外形来说,公司的设计师们就下了极大的功夫。


他们给和谐设计了超过30款不同的面孔,从黑人到亚洲脸应有尽有,而为了追求完美,设计师们会亲手为这些天使面孔进行打磨,一个小小的雀斑都要亲手一点点喷上去。


不仅如此,设计师还给它设计了不同的罩杯,从平胸到F杯任你挑选…_(:з」∠)_


如果但是外表上高级,那么并不能显示出这款机器人娃娃的厉害。


真正让这款娃娃闻名于世的,是它出彩的人工智能部分。


和谐的皮肤里被设计师植入了无数的感应点,可以感受人手的温度和力度,并随之做出反应。


甚至在不可描述的时候,和谐也可以根据主人的声音进行各种不同的回应,


除此之外,设计师们还为和谐研发了18种人格类型,只需要在手机等智能设备上安装APP,就可以自行定制想要娃娃表现的情感和性格…


这样智能的性爱机器人,价格当然也高得可怕,最新版本的和谐已经面世了,价格大概是12000英镑的样子。_(:з」∠)_


不过,就在国外网友们还在为这款机器人的技术感到新奇时,中国研发的性爱机器人已经默默在追赶甚至吊打它们了...


就在最近,国外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一条这样的新闻:


“中国的性爱机器人:你好好和她商量,她还能帮你洗盘子”


???


嗯没错,就在外国设计师们还在纠结机器人的性格爱好时,我们的机器人已经马上可以白天干家务,晚上啪啪啪了...


当时,法新社的记者前往采访了推出这款智能性爱机器人的中国公司,


这家名叫Exdoll的公司位于大连市,一直以来致力于研发高品质成人玩具,

这家公司目前为止,每个月都会生产400多台私人定制的性爱机器人。

这些机器人的功能基本上和前面提到那款Harmony差不多,但是价格却只有它的四分之一,人民币大概是25000元。


记者感受了一圈该公司的产品,一下就被震惊了,比如这家公司最为热卖的基础款--这个叫小蝶的机器人


Harmony一样,既然是私人定制,当然客户的喜好是第一位的,


这里每一款娃娃都会由设计师亲手来打造,从眼球的打磨到精致的妆容,都会是独一无二的设计。

设计师自豪地表示,


“我们可以按照客人们的需求来订制不同身高,肤色,乳房大小,眼睛颜色,发型的娃娃。”


“不过,很多的客人要求都类似,他们喜欢皮肤苍白,乳房特别大,身高在158-170左右的。”


仔细看,每一个娃娃的身体特征都非常不一样,


而除了身体特征以外,很多客人还对娃娃的细节部分提出了要求,比如胸部的形状,腿的形状,臀部的轮廓等等....这些都需要设计师们倾注大量的心血去进行制作。


除了外貌的定制,每一款娃娃都是硅胶粘制成的,高度模拟人体的柔软度..


大概..就是这样子..


柔软贴合的肌肤,离不开设计师们精雕细琢,每一块皮肤都经过了设计师们的修理和打磨,力求让客户的体验感达到最好...

在娃娃的外貌造型上下完功夫,这还只是工作完成的一小部分,


就算外表做得再高端,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高端充气娃娃,


真正让记者都感到震惊的,是这家公司对于人工智能方面的投入。


Harmony类似,这家公司的娃娃们也拥有属于自己的专属APP。


通过这款APP,娃娃们可以连接到互联网,并运用语料库与主人进行交流。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全球首款商业性爱机器人即将发布,其开发团队已经准备要大规模生产了
·下一篇文章:乌克兰女学生因付不起车费被冻死,凌晨四点赶下车,人命只值6块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girl-h.com//news/qwys/1812311551303A0I393II4KD5K20I3H9.htm


【相关内容】

“海风·中国海派书画名家作品展”在沪开展

李荣

中国美术馆呈献“艺久情长——卢是百年诞辰美术文献展”

周玮

中国最大的佛手造型雕塑在福建建成 倡导孝道文化

龙敏

国博:集中呈现中国当代工艺美术风貌

施雨岑

“百年西泠·中国印”特展在布拉格举办

杨晓红

揭秘中国野人之谜:有可能是“人猿杂交”?

佚名

揭秘中国男人找越南妹子服务全过程,带您玩转越南美眉!

佚名

全球首款商业性爱机器人即将发布,其开发团队已经准备要大规模生产了

佚名

英国性爱机器人大会在即 美女机器人将取代人?

佚名

83岁超模乃人生赢家!仍享受性爱总有男朋友(图)

佚名